當前位置: 樂看網 > 分集劇情

十年三月三十日分集劇情

概述
劇情簡介
播出時間
分集劇情

十年三月三十日分集劇情介紹

文總召集公司員工開會,稱贊靳燃是個有能力的人,并表示接下來就會把中心放在公司業務上,并計劃開發裴心島的旅游項目。袁萊在匯報裴心島項目的時候,看到靳燃的眼神,一直沒辦法講下去,紀敖亭代替袁萊匯報。靳燃和紀敖亭對于裴心島項目有不同的意見,靳燃主張浸入式的體驗,而紀敖亭則主張舒適度的重要性,文總提議讓雙方競爭,如果誰的客戶體驗度高,就選擇誰的體驗路線。靳燃和紀敖亭都同意了文總的建議,但是靳燃提出了要向紀敖亭要人做助理的要求,紀敖亭猜到靳燃要的是袁萊,便把袁萊給了靳燃做助理。

靳燃和丁昂來到拳館打拳擊,幾輪下來,丁昂不敵靳燃。兩人坐下休息聊天,互相勸著對方要主動出擊,追求自己所愛的人。袁萊約辛頤一起跑步,辛頤沒跑幾圈就累了,袁萊只好陪她,辛頤提起靳燃的事情,袁萊坦白自己原本以為兩個人會有走到一起的可能,沒想到靳燃居然結婚生子了,自己差點就成了靳燃的情人,辛頤聽聞,十分氣憤,表示她要手撕了靳燃這個渣男。辛頤計劃約靳燃出來,打電話給袁萊匯報,被來給自己送藥的靳燃撞到,袁萊迅速掛斷了電話,靳燃十分關心袁萊的傷勢,但是袁萊并沒有接受他的好意。

沈雙雙對趙承志達到了癡迷的地步,無時無刻都能出現在承志旁邊,并端茶倒水,虛寒溫暖,還和花癡一樣看著趙承志,弄得趙承志十分不自在,他告訴沈雙雙不要在自己身上浪費時間,沈雙雙表示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十頭牛也拉不回來。

靳燃約紀敖亭在一家茶室見面,而靳燃本身是只喝咖啡的,靳燃提意,雖然他和紀敖亭是競爭關系,但是與航空公司的合作是可以共享的,紀敖亭答應了靳燃的提意。

辛頤約靳燃來到一家高檔西餐廳,并點了一桌子好菜,故意坑靳燃,靳燃赴約。同時,袁萊也和星誠公司的白總在咖啡廳約好談與星誠的合作。辛頤質問靳燃是個渣男,靳燃被弄得一頭霧水,不過很快他便明白,袁萊聽到了自己和艾利克斯的通話,這讓袁萊對自己產生了很大的誤會,靳燃十分感謝辛頤,內心感到甜蜜又好笑。靳燃從辛頤這里得知,袁萊和星誠的白總在談合作,十分擔心袁萊,撇下辛頤離開,并讓辛頤先替他買單,辛頤真是無奈,不過丁昂卻趕了過來,替辛頤解決了難題,丁昂其實是有點吃醋的,但是辛頤和丁昂解釋自己早已經不喜歡靳燃了。星誠的白總是個好色的家伙,他借口咖啡廳談合作不方便,帶著袁萊來到了晶采軒,還以談合作為由頭,讓袁萊喝紅酒,并故意把椅子拉的和袁萊很近,袁萊推脫不掉,只得先應付。袁萊一再推辭自己酒量巨差,但是白總卻更加得寸進尺,他故意摸袁萊的手,還要摟住袁萊,袁萊一怒之下,推開了白總,白總威脅袁萊這樣自己不會和非途合作的,袁萊并不理會,還故意踩了白總的腳,白總繼續拉扯袁萊,被袁萊推到在椅子上,靳燃剛趕到晶采軒,看到了袁萊沒有受到欺負,松了一口氣。

靳燃送袁萊回家,袁萊因為喝了酒睡著了,這時,趙承志打電話過來,靳燃替袁萊接了電話,趙承志趕忙開車趕到袁萊家,但是承志還是讓靳燃抱了袁萊回家。靳燃在袁萊的房間看到了大學時候五個人的合照,那時候的他們是那么的關系親密。承志等到靳燃出來才黯然離開。沈雙雙一直在辦公室等承志,承志一回來,她又是給承志準備自己排隊兩小時買來的小餛飩,又是拿零食,但是承志因為難過,對沈雙雙不理不睬,沈雙雙并不在意,最后承志吼了沈雙雙讓她離自己遠點,沈雙雙擦掉眼淚,故作堅強告訴承志喜歡誰是自己的事情。

袁萊以為和星誠的合作就此泡湯了,沒想到星誠的白總卻依然答應了和非途的合作,還給了非途很大的優惠,這讓袁萊十分不解,靳燃表示這中間肯定有問題。靳燃提議和袁萊一起乘坐星誠的航班來考察星誠的服務和質量,兩個人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,踏上了星誠前往裴心島的航班。星誠航空的體驗十分的差,不僅人員嚴重缺少導致服務不及時,飛機餐也很不好。靳燃和袁萊說到星誠之所以和他們合作,是因為有賣掉星誠的打算,和非途合作也只是為了提高自己的身價,他們計劃不選擇星誠,選擇其他航空公司。袁萊在飛機上很快把事情安排下去,并想到達裴心島后立刻返回上海,但是靳燃想好好體驗線路,給袁萊關掉了手機。

辛頤接了星誠的單子,但是因為采景問題要前往裴心島考察,忘記了和丁昂的約會,丁昂在辛頤公司等到了她,他聽說辛頤要去裴心島,要求一起去,辛頤因為趕時間,只得答應。

裴心島是個美麗的地方,兩人計劃把整個行程都走完,他們來到了著名的景點情人崖,袁萊不斷提出自己的想法,靳燃看著她眼睛里充滿笑意。

(快捷鍵←) 上一集 下一集(快捷鍵→)
劇照
網友評論(每個人的觀點都是一種思考,期待你的神評論)
下一篇:陳廷敬 上一篇:尋秦記網劇
云南11选5分析软件